北京大学肿瘤医院

全球肿瘤快讯

追踪•新进展•其他肿瘤

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所致腹泻或结肠炎 首选 Vedolizumab 而非英夫利昔单抗治疗

发表时间:2020-12-23

    美国MD Anderson癌症中心Zou等报告,针对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时出现严重腹泻或结肠炎的患者,应首选免疫抑制剂Vedolizumab而非英夫利昔单抗。(2020 ACG科学会议虚拟年会. 摘要号S0136)


    免疫介导的腹泻或结肠炎或限制了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。类固醇是一线治疗选择,类固醇难治者通常接受英夫利昔单抗或Vedolizumab。但各指南中均无明确的证据比较它们对严重/难治性免疫疗法介导的结肠炎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,现有数据均来自炎症性肠病文献,而非癌症人群。因为肿瘤科医生更熟悉英夫利昔单抗,所以更常选用给药。目前肿瘤学协会将英夫利昔单抗列为类固醇失败后的一线药物,英夫利昔单抗失败后才使用Vedolizumab。

    270-271期《全球肿瘤快讯》-89.jpg

    为了明确两药的优缺点,该研究评估了两药的给药剂量、给药时间,以及对结肠炎病程和癌症结局的影响。该项单中心回顾性研究入组150例类固醇治疗后使用了英夫利昔单抗或Vedolizumab治疗的成人癌症患者(主要为Ⅳ期疾病),其中最常见的肿瘤类型为泌尿生殖道(37%)、黑色素瘤(35%)和肺癌(12%)。

    结果显示,23%的患者,于腹泻或结肠炎确诊时发现癌症进展。英夫利昔单抗治疗71例(47%),Vedolizumab治疗61例(41%),两种药物(序贯)联合治疗18例(12%)。检查点抑制剂的类型为抗PD-1/L1药物(49%),抗CTLA-4药物伊匹单抗(18%)或两者联合(33%)。免疫治疗的中位时间为70天。腹泻或结肠炎症状的中位持续时间为50天。3~4级腹泻发病率为70%,3~4级结肠炎为49%。内镜检查中约有一半(53%)为非溃疡性炎症,29%为黏膜溃疡。类固醇治疗1~2个疗程者占55%,治疗≥3个疗程者占45%。

    270-271期《全球肿瘤快讯》-88.jpg

    各项临床结果显示,Vedolizumab治疗类固醇难治性腹泻或结肠炎患者的结局更好(表1)。

    Vedolizumab于结肠炎发作后较早应用,这些患者最终接受的类固醇治疗更少,且尝试了类固醇减量治疗。但是,Vedolizumab的临床缓解时间略长。在Vedolizumab组中,住院时间较短,腹泻或结肠炎复发可能性也较小。两治疗组疾病的临床缓解率相当。在针对复发症状的单因素分析中,较大剂量地应用选择性免疫抑制剂是唯一的保护因素,尤以≥3剂治疗患者的结肠炎复发率降低更显著(OR=0.66,P=0.032)。在结肠炎确诊后,复发风险的增高与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时间更长、结肠炎症状持续时间更长、类固醇使用时间更长、英夫利昔单抗治疗,以及选择性免疫抑制剂的引入延迟均相关。

    癌症的进展与存在合并症、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开始应用时已是晚期癌症、结肠炎症状的持续时间更长、类固醇药物的尝试次数增加,以及使用英夫利昔单抗均显著相关。免疫介导的腹泻或结肠炎的复发与癌症进展风险的降低相关。

    在Vedolizumab组,结肠炎发作时疾病进展患者占23%,在英夫利昔单抗组为28%。末次随访时,Vedolizumab组疾病进展者占34%(P=0.245,相对于基线),而英夫利昔单抗组为53%(P=0.023),且该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=0.028)。40个月时,Vedolizumab组和英夫利昔单抗组生存率分别为60%和45%(P=0.042)。更大剂量的选择性免疫抑制剂(英夫利昔单抗或Vedolizumab相对较小剂量,P=0.026)和较少的类固醇药物尝试次数(≤2次 vs. >2次)均与生存率的增高相关。

    研究者表示,与英夫利昔单抗相比,长期使用Vedolizumab在缓解临床症状、改善结肠炎疾病进程、降低结肠炎复发率、减少末次随访的癌症进展和改善40个月总生存率方面均具有同等效力。虽然两种药物缓解结肠炎均同样有效,但Vedolizumab长期使用更安全。 (编译 王锡忠)